第412章 狭路相逢狠者胜
书名: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张 作者:浊酒当歌 本章字数:3040字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6:50

立花三成亲自来到了刚刚列队成形的铁炮手当中。

他是被九条忠诚逼下来的,时间已经耽搁得太久,日头从旭日东升已经慢慢西斜,天守阁还没拿下来,虽然这座城堡本就易守难攻,坚固程度可谓全日本第一,但在兵员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浪费了这么久,实在不好交代。

“按照计划,中午就该把天守阁打下来的。”九条忠诚骑在马上有些坐不住了,面色又急又气:“下午就替德川忠长发丧,布告天下,晚上就能举行家光大人的继位仪式,现在全耽搁了!”

说这话时,九条忠荣脸色很不好看。

立花三成于是亲自下场,他把本来围攻天守阁的差不多四百个铁炮手,全调集在河岸边。

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将,立花看出来了,河岸边这一群人,绝对够硬,是训练有素的强兵,不下点力气,是吃不掉的。

“六十人一排,分成六排,站紧一些,彼此间靠紧一点。”立花三成仔细观察了夷州团练的阵型后,立刻下达了命令:“排面之间间隔两步,相邻两人间隔一个铁炮远!”

铁炮手都是足轻,基本都是文盲,立花三成说的他们听得懵懵懂懂,半天站不好位置,气得立花三成抄起棍子,一排排的打过去,如此呜嘘呐喊的好半天,才勉强站好了六排的队列。

看看对面,人数不多的人马依旧维持着刚刚上岸时就列出来的偃月阵,半天没有移动分毫。

那门唯一的鹰炮,又开火了,朝着半藏门正面的人堆连连发炮,那种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小铁弹实际杀伤力一旦了解了之后并不吓人,一次运气好也就能打死十个以内的兵,但胜在声势吓人,开一炮半个江户城都听得到,地面抖动,能撼动人心。

“必须把那门大筒搞掉,最好能完整无缺的拿过来。”九条忠诚已经退到了鹰炮的射程之外,离得远远的派人过来传话:“日后若是有战争,用来阵前发炮,可以轻易征服敌人。”

立花三成被木头一样蠢的足轻们搞得火冒三丈,闻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要大筒不如你来。

但身为家臣,不可以以下克上,立花三成只能答应着,用鞭子催促足轻们向前迈步。

“立花大人,敌军有大筒。”有武士指着排在偃月阵前面的那三门虎蹲炮,提醒他。

立花三成狠狠的剐了他一眼:“大筒有何可怕?我刚才看得十分清楚,那种大筒是小号的,很近的时候杀伤力很大,但距离稍微远一点就不行了,我们的铁炮能远远地发射,根本不用顾忌!”

“可是…….”那武士还想再说,立花三成劈手就给了他一鞭子,呵斥道:“乱我军心者,当诛!”

武士被抽得滚了,其他人噤若寒蝉,没人敢再开口。

立花三成扭头对笛手喝道:“吹笛,进军!”

几个拿着笛子的乐手忙鼓起腮帮子运气,悠扬的笛声就在战场上响了起来。

足轻们对笛声倒是很熟悉,自觉的按照笛子的节奏排队向前,他们手里的铁炮已经上了弹填了药,端在手上。

双方此刻的距离在三百步左右,这个距离对于使用黑火药的鸟铳铁炮来说,还是有点远。

这时候开枪,射出去的弹丸绝不会飞到射手瞄准的方向,至于飞到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

所以要接近,足轻们结队而进,步履稳健。

一直在远处看着他们的夷州团练,仍然没有动,除了操作鹰炮的那十几个炮手之外。

这几个兄弟很勤勉的在用倭人无法抗拒的方式蹂躏他们。

“检查钢轮,检查药池!”聂尘拿着短铳,站到了第一排鸟铳手的中间,还朝前走了一步,紧靠着蹲在地上刀盾手后背。

两排鸟铳手依言操作,把手里的鸟铳平端,仔细检查。

“大哥,千金之躯坐不垂堂。”郑芝龙没有鸟铳,他把染血的苗刀横在胸前,想挤进聂尘和刀盾手之间的缝隙里去。

“都这时候,还千金个狗屁!”聂尘爆了粗口,伸手抹了一把脸,脸上全是黑火药发射后的余炙形成的灰:“让船上的人随时准备跑路,等下要是坚持不住了,上船就走!”

“但是孩子还在里面。”郑芝龙望了烟火缭绕中的天守阁一眼。

“我们当中,要活一个。”聂尘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动静,心随着笛声跳动:“你对火器没有我熟悉,我留下来坚持到最后,再说那是我儿子,又不是你儿子。”

可那是德川忠长的儿子,你这老爹是见不得光的。郑芝龙心里嘀咕了一句。

说话间,一直慢悠悠的笛声,突然快了起来,就好像吹笛子的人急着下班,把肺里的气全一口气吹出来一样。

“来了!”

聂尘瞳孔猛地一缩,大喊道:“所有人听我口令,蹲下!”

“蹲下!”左右的鸟铳手一起暴喝,把命令传递到每个人耳中。

近百人的鸟铳手,动作整齐划一的集体下蹲,鸟铳指向斜上方,支撑鸟铳的双股叉依然立在那里,鸟铳架在上头,所有人都把身子躲进了刀盾手盾牌的掩护下。

远远看过去,偃月阵仿佛一下子矮了半截。

逼近的倭人铁炮队,已经来到了两百步的距离上。

笛声猛地骤然提高,发出了一个尖利的声音。

足轻们自动停步,站定,第一排的铁炮手端起枪,对着像一群鹌鹑一样蹲在地上的敌人,开了火。

“砰砰砰~”

乱枪扫过,硝烟弥漫。

第二排、第三排一直到第六排的铁炮手,脚下不停,从站着不动的第一排铁炮手的身边穿过,继续往前。

第一排铁炮手在伙伴们经过身侧之后,一边装弹,一边尾随其后。

立花三成很满意的在后方看着铁炮手的表现,露出笑意。

这帮庄稼汉智商不高,但终究是上过战场的,让他们进还是不敢停。

继续前进,在高强度弹幕的打击下,就不信那些家伙能受得了,四百杆枪对一百多杆,怎么说都能赢!

枪声咋起的时候,偃月阵前排的刀盾手,全都绷紧了肌肉,把手里的盾牌高高立起,圆形的盾面尽量把自己和身后的人都罩在其中。

大部分弹丸从空中飞过,像鸟一样飞向远方,啥也没打中。

小部分弹丸打在地面上,激起股股尘土,在地上留下一个个的小坑。

只有极少数的几颗弹丸,射到了盾牌上,这些中了奖的刀盾手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打得几乎栽倒,但立刻被周围的人拉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继续蹲着扛盾牌。

小小的弹丸,在击破盾牌表面的藤条后,卡在后面的一层硬实棉絮里,根本没有击穿后面的木头。

整个偃月阵在这一排枪的射击中,几乎毫发无损。

“沉住气,任何人不得擅自站起来!”聂尘蹲在地上,厉声高喊。

鸟铳手和刀盾手低头伏下,无人动弹。

而远处的立花三成,终于听清了这边的喊声,他侧耳细辩,心中诧异:这好像是明国人的语言,难道是幕府请来了明国雇佣兵?

步步紧逼的铁炮手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思考,紧走几步后,两军相距又缩短了二十步。

笛声又突然高亢起来,第二排铁炮手站定,开枪。

噼里啪啦的声响里,这一轮的射击很差劲,看起来很热闹,效果却很差,还不及第一轮射击那么准,第一轮怎么说也有几发弹丸命中了盾牌,这一次却一发也没有。

“倭人的通病。”郑芝龙嘿嘿笑:“松浦家的玄甲铁炮队也喜欢这么搞,把打得最准的铁炮手放到最前面,后头的就要差很多,你们看吧,越后面的打得越不准!”

他看一眼聂尘:“什么时候还手?”

“等我口令!”聂尘一点没有着急的意思,他蹲在那儿,从盾牌的缝隙里死盯着前方,连射两轮的铁炮队被烟雾裹着,几乎看不清人影了。

“等他们再靠近一点!”

其实用不着用眼睛来看,靠耳朵听,就能知道倭人什么时候会开枪,那笛声比鼓点还要刺耳,纵然枪声大作、炮声隆隆,总能听得清楚。

第三轮枪击开始的时候,距离一百五十步。

第四轮,一百二十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