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甭管怎么提锂,有矿就行】
书名:重生之金融巨头 作者:昭灵驷玉 本章字数:2949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15:55:15

随着投研会议的持续推进,与会的分析师们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一直不怎么发言的陆鸣终于下结论了,定基调地说道:“公司在锂矿资源的投资核心就是盐湖提锂,总体来讲看好盐湖提锂成为全球未来锂矿开发的趋势,天盛资本就在这一块押重宝。”

逻辑其实也挺简单的,因为盐湖型锂矿的储量、资源量都在各类型的锂矿中占绝对优势,盐湖卤水型的锂矿约占全球锂矿总储量的78%,而就经济可采掘储量来说,也占比超过了90%之多,是全球范围内最为重要的一种锂矿床类型。

而且,盐湖提锂相对于矿石提锂的成本也是优势明显。

据统计,全球范围内的锂矿生产商当中,智立最大锂矿生产商SQM的初级纯质碳酸锂生产成本大约1至1.5万元吨,国内的盐湖碳酸锂生产成本在1.5~2万元吨。

虽然锂辉石提锂工艺成熟,但耗能高、污染重、成本高,即便天启锂业旗下开采规模最大的矿山企业“泰利森”的碳酸锂生产成本也在2.3~2.5万元吨左右,因为锂云母开采时,多伴生有钽、铌、铷、铯等多种稀有金属元素,如果无法综合利用,每吨碳酸锂的生产成本至少也要3万元以上。

相对来说,盐湖提锂的成本优势就十分明显了。

坐在首席的陆鸣又补充道:“不过锂辉石提锂咱们也是要投的,反正一句话讲完了,有锂走遍天下,只要有锂就好,合锂就好,锂矿的锂。”

在场的与会者们一听都不禁哄笑,BOSS都已经定下基调了,那就这么干呗。

两年后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席卷全世界,也促使老美开足马力疯狂印钞,无限QE猛摁,那是几万亿美元的狂印,美元的泛滥成灾也推动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暴涨。

锂这个东西一样暴涨的轰轰烈烈,在那样的全球大背景之下,甭管是盐湖提锂还是锂辉石提锂,有锂矿的企业,它的价值就是能暴涨,逻辑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

下午,陆鸣看了看今天的资本市场走势,大A今天是低开高走出现了小反弹,也关注了一下仲兴通讯这个标的,港股那边在昨天暴跌25.71%个点之后,今天又暴涨了20.98%,促使该股今天大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就天盛资本的南下资金在大举买入。

负责低吸建仓的老李一不小心吸的太猛,在今天抛压不重的情况下,买进了4.5亿港元,直接顶了20个点。

不过这也不是李明阳出错,陆鸣给他的任务是11港元以下买就完事了,港股这边今天收盘价也正好在11.3港元左右,超过了建仓目标价,老李自然也就停止了买入,但随后并没有跌落下来,反而对情绪有说修复。

相对于港股这边今天的大涨,A股这边今天仍然是一字跌停封死的,这已经是连续第五个一字跌停板了,港股那边即便今天暴涨了这么多,实际上按今天的收盘价,相较于闪崩之前仍然暴跌了-54%,而A股这边因为有涨跌幅的限制,还没跌到位呢。

即便今天走出第五个一字板,累计下跌也才-41%,如果对标港股市场的跌幅,A股这边起码还要再跌一个板,以大A的高估值,后面还得下跌好几个板。

大A一般都涨的猛,与之对应的杀跌一样也猛。

虽说有涨跌停幅度的限制,但只要暴涨那就是连板上涨,要么就是连板下跌。

港股的抄底建仓比较费劲,因为成交量低上不去,今天大涨20%之多,成交量也不到10亿港元,这要是放在大A,今天的成交量是稳稳的奔着50个亿向上起步,百亿成交也不是梦。

陆鸣估摸着仲兴通讯A股抄底建仓,顶多10个交易日就能完成,快一点说不定五个交易日就能搞定,只需要看看今天跌停板上35个多亿的封单就知道了。

在A股市场突然爆发不可预测的大利空或大利好,不是踩踏出逃,就是跑步进场。

陆鸣刚刚看了会儿今天的盘面,韩秋琳就敲门进了他的办公室,“董事长,天启锂业的老总写了一封亲笔信函托人送来,写给你的。”

看到韩秋琳手里拿着的一份纸质信函,陆鸣颇为意外,接过信函并没有打开,“看这架势,搞的这么神秘低调,多半是有难处,而且这个难处是跟钱有关联。”

韩秋琳掩口巧笑,说道:“那些个企业老板们找你,不是拉投资就是要钱,你身上就这个最吸引那些老板们了。”

闻言,陆鸣瞟了他一眼:“你这话说的怎么听着就带刺儿呢?意思是咱身上满身铜臭味呗…”

韩秋琳忽然接话:“女人没有刺,男人倒是有一根。”

陆鸣正要拆开信封瞧瞧,听到这话也是微愕了片刻,扭头看着对方淡淡的说道:“反正我的是炮!”

说完,陆鸣回头看着信封拆开瞧了瞧,过了一会儿便忍不住笑了,说道:“果不其然,喏,你看看。”

韩秋琳接过了信封大致一览,看到信函里的内容也是微微惊愕的说道:“蒋总这是属狮子座的吧?这个数都能买下他半个天启锂业了,他都敢开的出口?”

信封里的内容是天启的老总想从陆鸣这里质押270个亿,目前天启锂业按今天的收盘价是566亿总市值,而天盛资本目前持有该公司20.35%的股权,是其第二大股东。

“借给他!”陆鸣突然说道。

“借……??”韩秋琳以为是不是听错了,愣愣的看着陆鸣说:“真的要这么干?”

一个真敢借,一个真敢给……

陆鸣从办公桌里起来,缓步走向沙发处坐下,翘着二郎腿笑道:“蒋老板是跑去智立买锂矿,那就可以当他的质权人,借,当然可以借。”

天启的老总在写给陆鸣的信函里已经说明白了,即便是质押也得要运作一番,不能是天盛资本的身份,因为蒋老板是打算跑到智立去买矿。

陆鸣倒也认可。

其实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给天盛资本定增,但问题在于陆鸣现在和北美关系很差,蒋老板害怕会被波及,本来天盛资本就已经持有超过20%的股权了他就有点担心了,要是定增那就是妥妥的第一大股东而且是绝对控股的节奏了。

所以即便是实际上质押给天盛资本,也得打掩护,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天启锂业搞这笔钱是为了收购智立最大的锂矿生产商SQM旗下24%的股份。

韩秋琳微锁眉梢说道:“收购SQM占股24%的股份,价值大约4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73亿,而天启锂业上市八年来的营收之和也仅仅为141亿元人民币左右,与此次收购所需资金相差太远,里面的风险会不会有点……”

陆鸣不以为然:“你说的其实也没错,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只要他能买到矿都不是问题,按我说的做就是了,你去安排人员处理这件事情。”

事实上,天启锂业要收购SQM公司部分股权的消息早在今年5月份就有消息了,国内多家媒体还都援引了路透社的新闻报道。

当时陆鸣看到这消息就颇为好奇,如果天启锂业能收购成功,怎么筹备资金来填补收购的资金缺口,没曾想蒋老板居然逮着一哥“下手”了。

值得一提的,全球最大的锂辉石提锂生产商泰利森现在也属于天启锂业,虽然陆鸣看好盐湖提锂,但不管是盐湖提锂还是锂辉石提锂,有矿才是重点。

而现在,天启锂业打算收购SQM公司24%的股权,这家公司搞盐湖提锂的,而且SQM公司的锂盐生产成本在全球锂矿生产商当中也是最低的,初级纯质碳酸锂生产成本每吨1万块人民币左右,国外其它盐湖碳酸锂生产成本要比之高50%左右,国内更是高了一倍的成本左右。

韩秋琳看他已经决定了也不在多说什么,点头应道:“好吧,那我照你的意思先去安排,回头再给你汇报审批。”

……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